《猫头鹰在黄昏起飞》:我只是读者,为什么读

时间:2019-08-13 11:05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
仅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村上春树作品,就已达44种。我没有全部读过,但读过大多数。有意思的是,我最喜欢的村上春树作品,都不在44种之列。《碎片——令人怀念的1980年代》、《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》、《无比芜杂的心绪》和《与小泽征尔共度的午后音乐时光》,是南海出版公司出版的4本村上春树的散文集,也是我最喜欢的村上春树作品。是的,我喜欢村上春树的随笔超过了他的小说,套用村上春树的语言风格来描述这一事实,便是“觉得村上春树的小说像随笔一样漂亮的意识固然明确,但实际读到的,完全不是那么回事”。

得知上海译文出版社又要出版村上春树的新书,且是一本访谈录——访谈录嘛,说它是一本随笔肯定比说它是一本小说更靠谱,所以,等得我心都焦了。


《猫头鹰在黄昏起飞》,书名梦幻又浪漫,我觉得有着这样名字的一本书,一定与《碎片——令人怀念的1980年代》、《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》、《无比芜杂的心绪》一样好读又精彩。一读之下,我确定,这是村上春树作品中最难读懂的一本,对我而言,难度超过了他的另一本访谈录《与小泽征尔共度的午后音乐时光》。

合上书本,才注意到作者是两个人,川上未映子和村上春树。早年买过一本川上未映子的《乳与卵》,没有认真读完,所以不知道这是一位对写作有着极高追求的日本女作家。有着这样身份背景的采访者,所提的问题会过于拘泥专业性,而非我们想象的只是村上春树创作生涯的回顾,所以,《猫头鹰在黄昏起飞》其实是惺惺相惜的两位日本作者共同营造出来的一本小说创作论。

这本小说创作论的阅读难点在哪里? 第二章的章节名为“地下二层发生的故事”,有了我“小说创作论”提醒,再顾名思义,你觉得两位作家将围绕着一个“发生在地下二层的故事”这一话题,来给我们演示同样的情节在不同的小说家笔下呈现的不一样的效果,百乐博国际线上娱乐,是吧?但,不是。

地下二层,是川上未映子和村上春树共同虚构出来的一栋独门独院的创作空间,一楼表现的是一家团圆;二楼是可设计私密性强一点的题材;地下一层是谁都可以下去的黑乎乎的房间,那里出产日本私小说;继续沿阶梯下行,地下二层就是村上春树经常去的场所,“在自己还是黑乎乎一团的状况下花很多时间看清地下二层的全貌”,再用小说这一载体表现出来。

除去插图,“下到地下室的危险”这一小节,在《猫头鹰在黄昏起飞》里占了3页半, 我却来来回回读了好几遍,觉得已经懂了还不放心时再回眸看一眼:他俩说的什么呀? 他俩交流的是创作过程中的心得,没有动笔写过小说的,真难一下子悟得其中三昧。 更叫读者抓狂的是,如此不自不觉中“隔绝”读者的篇目,如上所述并非孤案。

第三章《失眠之夜和胖邮差同样罕见》里有一小节名字叫“文体是心灵之窗”。有没有这种感觉?小标题就直接把我们撂进了云里雾里。因为常规而言,“哪一种文体才是这一题材的最好表达方式”和“眼睛是心灵之窗”这样的句式才对,“文体是心灵之窗”,此话怎讲?“让我认识到问题的厉害的,不管怎么说都是塞林格。他的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显示了压倒性的文体力量, 百乐博开户注册,把人们,尤其是年轻人彻头彻脑打翻在地”,村上君意思是,塞林格征服我们的,不是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的题材而是文体?就算细细琢磨,这也不是一个没有握笔写过小说的读者容易体会的说法呀,“文体是心灵之窗”——8月2日下午,译者林少华先生在上海嘉里中心为读者讲解《猫头鹰在黄昏起飞》,也反复强调了这本有着浪漫书名的村上春树新著,讨论的是文体对作家创作的重要性。

« 上一篇:没有了
» 下一篇:七夕后的甜蜜余温,是蝴蝶结给的。

相关推荐
娱乐八卦